财经

我们走入港岛笼屋之中,感受底层市民的百态人生

时间:2019-11-18 14:10:54   阅读:2686  
[摘要] 新媒称,中国海关数据显示,前三季度中国进出口增长2.8%,总体平稳。海关总署新闻发言人李魁文当天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说,中国外贸呈现一般贸易主导作用“更加显著”、市场开拓效果“进一步提

20世纪90年代,香港新浪潮导演张志良拍摄了电影《笼子里的人》,这部电影描绘了生活在笼子里的低层市民的形象。一切都和许多香港人现在所经历的完全一样。三十年后,笼屋仍然在香港广泛存在。其中一些人持有政府颁发的“笼屋许可证”,而另一些人因为没有许可证而隐藏在市场中。一张床和四块木板围绕着一个人的一生。

噩梦缠身的小屋。

夜幕降临时,香港街道上的灯开始亮了。与过去不同的是,街上的许多商店在这个时候早就关门了,出租车司机怨声载道,“街上没有鬼”,被迫提前一天打电话,只留下像黑森林一样覆盖夜空的高耸建筑物。一片阴云正在这座本应交通繁忙的城市蔓延。

通过一个即将关闭的蔬菜市场,她通过一扇模糊的铁门进入了一栋居民楼,爬上了破旧的楼梯。社工克里斯汉敲了一扇木门。“石小姐又来了吗?”开门的是一个穿着短裤、赤手空拳的年轻人。他30多岁,看起来非常强壮。

“亚伦,你一个人在家吗?你为什么不听我的电话?”她会定期探访这里的住户,了解每个人的情况,并跟进他们的公屋申请。她一年到头都在香港岛跑来跑去,脑子里有一张“笼屋地图”。

亚伦是这所房子的“管理员”。“你看这个地方有多整洁。亚伦帮了我很多。”房东严女士自豪地说。进门时,亚伦正在打扫厕所里的鱼缸。他没有固定的工作,与香港各行各业最近的低迷毫无关系。他每天帮助房东打扫房子,晚上跑下楼。他的生活没有那么悲惨。

虽然我已经做好了准备,但当我走进笼子的时候,笼子里的噩梦般的气氛仍然让我不寒而栗——我在电影里看到的铁丝笼子已经不存在了,取而代之的是黄色木板,它像密集的棺材一样围绕着床,堆放在一条1米宽的走廊的两边。每扇门都关着,门上有百叶窗,上面有密集的圆孔。几乎不可能从外面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只有气孔发出的微弱光线才能判断房间里是否有人。

“过去,带刺铁丝网笼屋经常被媒体批评为不人道和缺乏隐私,所以现在许多笼屋被木板房取代,被木板隔开,后来又被称为‘棺材房’。”石立善说,大多数住在笼子里的人都是CSSA人,没有家庭成员,或者是与家人有冲突的单身人士,有些人有精神问题。

每月租金约为2200港元,包括水、电和公共设施。这个不到40平方米的单元可以容纳近20个房间。一个“房间”实际上只有一张大约1.5平方米的床。像亚伦这样的高个子年轻人只能勉强伸直他的脚,抱住他的头。然而,对于大多数住在笼屋的老人来说,这样的空间已经足够了。

"我申请公共住房的那一天就会死去."

李叔叔在床上躺了一整天。他直到晚上才慢慢起床。他整了整衣领,拉了拉裤腿,轻轻地按摩了他的腿,由于长期弯曲,他的腿麻木了。在谈话中,李波的声音很低,他不时地感觉到自己的肚子。徐还在忍受刚刚接受了肠阻塞手术的伤口带来的隐隐作痛。

他是这里的新房客。他不认识任何人,也没有人主动和他说话。平日,他躺在床上,睡不着,只是发呆,除了下午早些时候下楼吃饭。

“我一出院就搬到了这里。环境就是这样。没有什么可要求的。”他早年离婚,没有孩子,从那以后就一直孤独。他身体不好,不得不定期去看医生。没有人愿意雇用他。李波不得不提前退休。"事实上,我刚满60岁。""你申请公共住房了吗?"我问。莉波摇摇头,“我老了,不,申请到的时候我已经死了……”

僧侣比粥多。以单身人士的公屋为例。香港政府每年提供2000个单位,但目前有12万人排队等候。石立善表示,特区政府对公屋申请人的收入和年龄有严格的要求。即使他们达到了低收入申请门槛,那些40多岁的人也要等10年。他们年龄越大,等待时间就越短。

最近,石立善成功帮助一位老人申请体恤安置。只花了半年时间,他的房子就在港岛东部的筲箕湾。"面积比这里大10倍,而且租金更便宜,所以1000元就可以租下它。"“这不是钱的问题……”李博用手示意。原来李波已经在北角住了十年,对这个地区很熟悉,不愿意离开。「如果申请的公屋分配到其他地方,我不方便乘搭巴士或进食。我独自一人,身体不好。你要我做什么……”

"只有当你身体不好时,你才不得不换个更好的房子。"石立善说,她将尽最大努力帮助他在北角这一地区找到社会住房。"它比这里大,但是租金更便宜,好吗?"“别,别,我一个人不方便,现在一天就是一天,不能……”叔叔把头埋在细细的怀里,不想多说。

近年来,由于公屋单位数目不足,申请困难,香港政府并没有简单地取缔笼屋。相反,政府已颁布《床位寓所条例》,向符合安全规定的笼屋发出牌照,以确保笼屋尽量在安全范围内运作。虽然牌照订有一些“规则”,但对笼屋居住环境的实际保护却非常有限。例如,床之间的走廊宽度超过1米,但没有指定床的大小。规定每六个人配备一个厕所,从而造成三个厕所并排放在一个厕所中的情况,这实际上是无用的...

然而,香港仍有大量无牌笼屋藏在分布密集的普通私人楼宇内。只有熟悉情况的人才能知道确切的位置。

当一个人被关在笼子里,即使他在监狱里,他也很清楚发生了什么。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躺在床上,阿强为自己唱了一首生日歌。他一口气吹灭了蛋糕上的蜡烛,烟袅袅上升,在伸手可及的地方消失在空气中。这个星期天之后,他将65岁。这是他第四年搬进这个没有执照的笼子里。

阿强是单身汉。在与香港和内地的人生活了几年后,他得出了一个结论:“像我这样的人不能结婚。”完全放弃成家的想法后,他开始在各种笼屋租房子生活。

住在笼屋里,阿强很高兴能放松下来。“你看,我所有的财产都在这里。”左边是1.2米宽的床,右边墙上挂着电饭煲、电风扇、茶杯、饭碗、沐浴露、牙刷、毛巾、衣服和背包,前面的小电视机正在播放节目,上面的小隔板里放满了各种日常用品。

“电饭锅、电视和电风扇都是房东提供的,所以你不必自己买。唯一有价值的钱包、身份证和返家卡都在我的背包里。如果有一天发生火灾,你可以背着包逃走,不想要别的东西。”没有财产的人生活潇洒。又是看电视和听收音机的一天。

“这么小的空间……”“够了!”我还没来得及提问,他就回答了。“我已经习惯了。我还不知道如何进入一个400英尺(40平方米)的单元……”他舒服地交叉双腿,把电视遥控器换成另一个。

床分为两层,楼上和楼下。楼下的月租金是2500港元,楼上的月租金只有1800港元。"楼上更便宜,只是整天爬上爬下。"阿强的生活费用完全取决于政府每月向CSSA支付5800港元。不包括1,800港元的租金,还有4,000港元。"每天130港元就够了!"“够了”似乎是阿强的口头禅。

每个人都渴望自由,“笼子”是自由的对立面。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许多像阿强这样的笼屋居民并没有拒绝这些笼屋、木板和砖墙,因为它们将笼屋、木板和砖墙与外界隔离开来。他们感到安全而不是束缚。"没有这四块板,整个身体就不会积累财富."阿强说。

香港的居住空间对个人来说是奢侈品,对普通人来说是最大的压力来源。在这种压力下,生活在底层的人似乎已经习惯了在狭小的空间里弯腰,把自己裹在笼子里,建立一个自己的、自给自足的、自我意识强的世界。

生活如此艰难,但不乏欢笑

“强哥,别以为你生日不用交房租!”一个不高也有点胖的中年妇女气喘吁吁地来到阿强的床边。阿强竖起半个身子,通过门上的小横梁赚了些钱,付了钱,顺便聊了几句。

她是欧妹妹。房客们称她为“收租人”。除了帮房东收房租,她还管理整个公寓的日常使用、家庭事务和一切。每次有新房客进来,房东都会带人去找欧姐,说:“如果你将来需要什么,就找这个姐姐!”事实上,她和其他房客没什么不同,只是她搬到笼子里的时间更长了。"到这个月为止,我已经活了五年了。"姐姐折断了手指。

她身体不好,患有肾病和糖尿病,有一把刀,每天上下楼梯都会出汗。然而,每个月底,房客们总能看到欧洲姐妹气喘吁吁地在公寓里跑来跑去,浑身湿透。“经常吃半顿饭,放下筷子来处理自己的问题。然而,每个人都很难适应。有时我会向房东反映这个问题。他们也怪我多嘴……”

谈到像三明治饼干一样的管家角色,欧姐坦率地承认她很长时间都不想做。"这栋房子不是我的,房东不会给我钱来做这件事。"欧洲姐姐总是抱怨,总是上气不接下气,但是家里的大事小事都由她日复一日地管理,以此来说服公众。

公寓里有24个房间,非常灵活。每个月,都有一些人搬进来,一些人搬出去,但是欧姐都认识他们。"嘿,兄弟,你的公共住房安排怎么样?"闲暇时,她会拉着比她高两个头的弟弟阿荣说话。“我拿到了,给了我爸爸,现在我又申请了。”她喜欢和年轻人聊天。她说,这些孩子中的许多出来独自生活是因为家庭的变化和与家人的分离。

有时从这些孩子身上,她也会回忆起她的过去。“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当我的父母还在的时候,我们也有自己的房子和家人住在一起。后来,当我父母去世,我身体不好,没有工作时,我卖掉房子治病,开始在自己周围租这种东西?住的房间。”欧姐结婚了,但没有孩子。她的丈夫已经去世十年了。她在澳大利亚有一个姐姐。她想移民,但她正在努力通过移民申请。

他们是一群被淘汰的人。社会的发展似乎与他们无关。但是即使生活如此艰难,房间里也不乏笑声。“开心吗?只是和哥哥说话。”但这就像一个家庭可以互相戏弄和争吵。争吵就是你不理我,我不理你。“而且还一两天,马上就来。与其躲在房间里面对四面墙,不如开诚布公地说些什么,对吗?”开门,就是一个家庭,关上门,回到自己的小世界。

在噪音中,日子一天天过去。“如果有一天我搬走了,或者如果我的脚伸出来死掉了,这个房间里的噪音就会少一些。”姐姐脸红了,因为她的轻描淡写而感到难过。

“如果你有任何愿望,那就是将来有一栋自己的房子,有一扇通向外面的窗户。”人很小,心很大,需要空间继续放,而在“笼人”眼里,心的归宿在哪里?他们愿意把自己的生活放在笼子里,把生活的欢乐、悲伤和希望压缩在一个极其狭窄的角落里。因为至少,这是自己的一个特殊领域,一个居住的地方。

走出牢笼,香港的街道在夜晚燃放烟花,但一种压抑的感觉已经萦绕心头很久,无法消散。在这个每天高速运转的城市,欧姐的小小愿望什么时候能实现?

总编辑:洪军杰

湖南快乐十分 加拿大28app 山西11选5 北京十一选五投注 上海十一选五

© Copyright 2018-2019 angeladorn.com 范场资讯 Inc. All Rights Reserved.